伟大的事业成就于不懈的奋斗。

 

王建民,中央民族大学民族学与社会学学院教授、民族学人类学理论与方法研究中心主任、人类学专业博士生导师。


 

文/王建民

在举国内各经济发达省市之力协力促进新疆社会、经济、文化各项事业发展的过程中,由国家文化部、国家新闻出版总署、中央文明办等有关部委和机构、全国对口支援省市的宣传文化领域主要承担的文化援疆活动蓬勃开展起来。在新疆基层文化设施和公共文化服务体系建设、文化信息资源共享工程、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艺术创作协作、文化艺术人才培养、文化志愿者活动等方面取得显著的成效,受到了各族民众的欢迎。但由于可能存在着不同的认识和理解,“文化援疆”这个概念如果没有清晰定义和正确理解,就很容易在未来的工作中引起混淆,直接影响到援疆工作作用的发挥。

最近在新疆喀什召开的全国对口支援新疆工作会议目的在于总结援疆工作经验,促进对口援疆工作能够为实现新疆社会稳定和长治久安作出新的更大贡献。除了进一步明确路线、方针之外,这次会议更加追求实效,更强调以产业援疆作为对口援疆的新思路,以培育和发挥未来新疆长期稳定社会发展和经济增长的基础作为重点,从而达到援疆工作由外力激发内力的长久效果。

我认为,“文化援疆”应当是新疆文化发展的自身力量与来自对口部门的推动力形成合力的过程,是一个多方共赢的行动,并非只是一种单向的索取和给予的关系。

首先,文化援疆是援疆工作的重要构成部分。援疆是特定时期的特殊举措,是在新疆经济社会发展因为各种原因相对滞后,且又备受极端主义、恐怖主义和分离主义威胁的特殊环境中采取的应急之策。虽然援疆已经开展有年,但在调动新疆各族干部民众维护新疆的安定团结方面依然有一些工作要做。文化是社会发展不可分割的一部分,在新疆的地区稳定和长治久安中有着很重要的地位。文化表现形式作为一种象征物,在具有差异的群体成员之间彼此的交流中,能够使得民众获得更内在的亲近感受,在文化上对于具有更大共同体象征意义的国家能够获得超越民族和区域层次的认同。

其次,文化援疆重在文化互动和交流。通过深层次的文化互动和交流,文化援疆所具有的政治意义和社会意义才能够得到发挥。因为文化援疆涉及到的是文化,而具有独特性。按照当代人类学的界定,所谓的文化,是在自然生态环境和社会历史条件下生活的特定的群体成员学习、掌握与共享的以象征符号形式加以表现的概念系统、意义体系和情绪情感模式,并外在表现为丰富多彩的文化表现形式。在民族和区域文化层面来看,文化并无先进落后之别,文化的学习应当而且也必然是相互的。因此,文化援疆并非新疆当地没有“文化”或者“文化”赢弱,文化援疆与基础设施建设、资源开发、社会事业投资等领域的对口援疆工作有所不同。应当把文化援疆看成是在文化尊重和文化欣赏基础上的双向的、往复不断的文化互动和文化交流过程。在这样的过程中,承担着文化援疆任务的机构和个人应当抱着尊重、欣赏、学习的态度,产生更多的深深扎根在祖国边疆民间文化艺术土壤中的原创性艺术创造,避免动辄“指导”“改造”的心态,杜绝一个文艺模板吃遍天下的简单照搬,才能够在文化援疆过程中获得更多的启迪和收获。参与文化援疆的机构和个人也才能够像在其他民族和地区一样,由新疆各民族和地区的文化艺术中汲取养分,进一步繁荣和发展祖国文化艺术的百花园,努力提升和完善自我的业务水平和文化观念。很多援疆干部和文化志愿者在短短几年援疆工作期间,不仅积极投入,获得了当地干部群众的好评,也凝结了浓浓的新疆情结。

第三,文化援疆应当紧紧地聚焦于民族团结、社会和谐之上。在文化援疆中,不论项目选择和打磨,还是项目的具体实施过程,都应当使文化艺术活动能够围绕着如何聚焦民族团结、社会和谐来展开。从文化艺术上说,所谓的民族团结和社会和谐是将丰富多彩的多样性文化表现形式作为呈现各民族、各地区文化艺术瑰宝的主要表征媒介,通过推进各民族各地区之间的交往、交流、交融,搭建多层次交往、交流、交融的平台。除了文化内部比较少的创造性之外,多数文化就是在交流中彼此认识、理解和吸收借鉴的。新疆民族关系和民族团结状况较好的社区中多民族同胞共跳民族舞蹈、同唱各民族歌曲和戏剧的艺术实践很好地诠释了文化繁荣与邻里和睦的关系。正是在把丰富多彩的多样性文化表现形式组织在一起加以展现和交流的过程中,不同民族和地区的文化创造真正汇聚在一起,在中华民族多元一体的格局中,相互欣赏、相互理解、相互学习,才能够收到民族团结、社会和谐的实效。

第四,文化援疆必须尊重和立足新疆本地文化。在文化援疆进程中,尽管也应当组织来自内地的优秀文化艺术项目在天山南北巡展巡演,但充分发掘新疆各民族文化艺术资源才是关键。新疆地域辽阔,地处丝绸之路孔道,各民族在长期的历史发展过程中,不断汲取和吸收不同的文化,使得文化更加丰富和完善。新疆南北疆各地地理环境、生计方式也存在着不少差异,即使同一个民族在不同区域也表现出了某种程度的差异性。如同在维吾尔族聚居地区,不仅有以莎车地区为主要流行区域的十二木卡姆,还有伊犁、哈密、吐鲁番、刀郎、喀群等等不同地区的木卡姆一样,在新疆各地逐渐形成了丰富多彩的富有民族特色和地域特色的文化艺术形式。加之现当代艺术在新疆的发展,又形成了专业艺术创作、影视作品制作、群众文化活动、乡村农民画、当代演艺组合、新型文化产业等方面迅速发展的文化创造。借助这种文化表现形式多样性的广泛资源,以各族民众喜闻乐见的形式,去发挥文化艺术活动观念与情感一体、形象生动直观的独特优势,在天山南北各地结合当地各族民众需求、倾听各族民众的呼声,去选择项目开展方向,设计项目实施步骤,这样才能够在立足文化资源的基础上更进一步,促进当地各民族民众参与文化建设,特别是组织和动员文化艺术活动积极分子一起参与活动。乃至于在未来能够由当地文化艺术实践者自己设计和提出项目,充分发挥他们作为文化实践者的创造力和主体性,经过文化援疆的相关文化机构和文化企业邀请专家论证完善,才能够更加得到各族民众的普遍欢迎,能够真正“入脑、入耳、入心”,真正聚拢各族民众的民心。在这样美好的期待中,我希望文化援疆能够在总结和发展既往经验的基础上,呈现出新的局面,能够为祖国的繁荣统一、民族的兴旺发达、地区的长治久安作出更大的、更积极的贡献。

回复

请输入你的评论!
请在这里输入您的名字